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毛丹青的博客

滴水藏海 知识在线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毛丹青

毛丹青, 中国国籍。 北京大学毕业后进入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,1987年留日定居,做过鱼虾生意当过商人,游历过许多国家。2000年弃商从文,中日文著书多部。现任神户国际大学教授,专攻日本文化论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李泽厚说∶“这是日本人的造境”  

2009-07-28 20:49:17|  分类: 佛门无量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初到京都,不适应此地风土也许是正常的事情,如果来访三回以上,还觉得别扭的话,这就说明他的习惯难以改变。住和式的传统房子,哲学家李泽厚先生必穿拖鞋走在塌塌米上,要不然他说他不舒服。在日本,榻榻米上是不准许穿拖鞋的。

  有一年除夕,李泽厚先生访问了日本,主人热情款待,请他在京都著名的“吉田山庄”下榻。四天的访问期间,李先生并没有去别的城市,住在古都,仍然保持着哲人的孤独性格。

  与哲学家交谈,话题是丰富的。无论是10多年前出版的日文版《美的历程》,还是他提倡的第三次文艺复兴,或者是引起学界争议的《告别革命》,他总是在思考,有时滔滔不绝,有时在纸上快笔速记,把一些词汇写出来,然后盯着这些字开始沉思。“如果用四个字表达日本人的生死观,应该怎么说?中国人是重生安死,日本人是轻生尊死吗?我拿不准。你看呢?”

  我跟往常一样,还是从自己的邻邦经验中找例子说,过去跟李先生讨论日本问题的时候,我的话题资料也是来源于此。

  每次进入这样的话题,李先生都兴趣盎然,有时在电话里,我们也能长谈。不过,听声不见人,李先生的湖南口音有时叫我听不懂,而这个时候往往又是他强调的关键词。因此,我们面对面的谈话,自然减少了这些障碍,谈话兴致之高,自不待言……。

  当天晚上,我没有回神户,在京都住宿了一夜。清晨,夜雨初停,空气很清新,有雾,淡淡的,但并不挡碍平日的视线。我出于好奇,在吉田山周围散步,观察此地好景,不意,发现庭院内的杉木奇特,感悟一二。

  吉田山庄曾经是日本天皇亲戚的别墅,营造于昭和初年,主人的名字叫东伏见。这个地方是一个山包,日本人称它为“话十匣座山峰”之一,我看有些夸张。山包本身并无景致,但它的衬景是东山的北端,绵延不绝,虽不高,却像一张绿色的屏风,半围吉田山。远隔杉木相望,自然有一番别致的情趣。

  本来,杉木是非常挺拨的,破地直起,具有一种威严而刚健的风格。但吉田山的杉木却表现出一种阴柔。这是日本人通过精心的人工处理,使它改变了以往的性格。杉木原来分明是枝叶茂盛,成三角型往上窜,但这里的杉木却被剪掉下维的树叶,使杉木的顶端离群索居,清旷、孤寂,显得单薄。杉木的枝干分明是笔直的,但这里却偏偏将其折断,表现杉木的扭曲与抑制。据说,这是京都出名的两类杉木,一个叫“北山杉”,另一个叫“台杉”。

  许多人说,日本人是崇尚自然的,这已经是众所周知的定论。但这种崇尚有时也经过了某种制造。用学界的话说,这种制造等于日本人的心像外化,或者是一种有形的转移。日本的杉木造型是从室町时代开始的,这也是茶道诞生,茶室与书院建筑盛行的时代,而杉木作为庭院的造景,完全是为了符合静寂、平和、孤远的茶道气氛。这种贵族的文化情趣从一开始就被奉为高雅,但同时也表现出了一种忧伤。

  如此看法,仅仅是我的一个观察。第三天在和李泽厚先生的闲谈中,我一边画出杉木的图形,一边征求了他的意见。当然,从吉田山庄的茶室里,更能观察这番情景。他若有所思,然后说;“这是日本人的造境。”

  的确,如果造景只是外界的、物质的话,那么造境指的就是心灵的、精神上的含意。造景是为了深化造境,由境出景,由景入境,原是物化的自然却具备了情感化的召唤,这让我想起李先生曾经说过的话,“日本人的理性只是一个外壳,而内心深处保持了相当大的情感因素,或者叫它感性。”我想,这是一个认识日本人的角度,而不是单单为了欣赏吉田山庄的美景。

  关于这个山庄,我还想证实一件事,这就是,吉田山是山峰还是山包?于是,在李泽厚先生结束访日的那一天,我从神户开车又来到了吉田山,而且事先沿盘山公路直奔东山,站在了一个平台上,俯视京都,明媚的阳光好象为古都铺下了麦穗式的金黄,耀眼夺目,而吉田山就象一粒葡萄干,很小很小。

  吉田山庄本来是贵族的遗物,即便给人以忧伤的感觉,那也是贵族的气质,但令人寻味的是,它之于今天的日本人仍然是内心追崇的情感。违背了天性的吉田山庄的杉木每天都无言而立,从不改变,似乎成为了一种象征。

  当天,去过吉田山庄后,赶巧碰见门房老人,这时他正在合掌闭目,面向院门深处的杉木,口诵“南无阿弥陀”。

  我无意识地看了看表,这个钟点正好也是李泽厚先生离开日本的时间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55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