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毛丹青的博客

滴水藏海 知识在线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毛丹青

毛丹青, 中国国籍。 北京大学毕业后进入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,1987年留日定居,做过鱼虾生意当过商人,游历过许多国家。2000年弃商从文,中日文著书多部。现任神户国际大学教授,专攻日本文化论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八十年代中国不可不说的人物  

2009-08-10 14:21:10|  分类: 情感风铃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 他们这两幅画儿是我画的,但不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跟他们在一起时画的,而是到了这个世纪,当我有机会在日本与他们重逢的时候画的。

八十年代中国不可不说的人物 - 毛丹青 - 毛丹青的博客

   李泽厚先生还是那么一个眼神,说起话来,基本上不盯着一个地方看,有时喜欢挠挠脑袋,有时说得高兴了,还喜欢走来走去。我曾经问过他的学生赵汀阳,但他否认我的看法,他说李先生说起话来挺老实的,思路也不那么跳跃。刘再复先生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,说话还是十分激情,看上去很像诗人的样子。他原来也有这样的气质。

八十年代中国不可不说的人物 - 毛丹青 - 毛丹青的博客


   听说查建英女士从三联书店出过本《八十年代》的书,媒体上的报道也读到了一些。加之,她的弟弟是我小学的同班同学,不仅跟她弟弟熟,就连查建英女士本人也混得很熟,但当时的她看我们全是一群小“屁孩儿”。

   我们是六十年代出生的,赶到八十年代的时候,尤其是进入文化界以后,忽然发现我们自己还是一群“屁孩儿”,就我本人来说,当时在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所,每周一次可以见到李泽厚先生,还有一大批精英分子,甘阳啦、周国平啦、苏国勋啦,对我来说,简直就是进了一处巨大的学堂,听讲演会啦,跟学者讨论啦,说是讨论,其实都是带了个耳朵,只管听不管说,听入了神,嘴巴或许还呈现过一个难看的“张开状”!这也说不准。

   虽然我还没有读到查女士的《八十年代》,但可以估计,读起来的感觉跟我当年在哲学所差不多,因为我们毕竟相差了一代,而这一代的区别说不定就在于观察事情的取材方面上。

   今天在陈村“小众菜园”上看到了《八十年代》的部分内容,越发觉得如此。所谓思想,或者叫一些“想法”都是无型的,今天说昨天的事情是无法摆脱时间的侵食的,时间有长度,越长越叫人无法真实地再现当时的情景,要么你夸张,要么你缩小,反正时间带给你虚幻的感觉是潜移默化的,是你无法抵抗的。

   与上述思想相比,观察人的变化,尤其是八十年代中国文化界的风云人物的变化,实在的、有形的表情也好,说话的习惯也好,乃至于不大不小的事儿一起拿来看看,或许是桩挺好玩的事儿。

   所以,一听说《八十年代》,我就找出了上面的两幅速写画儿,而且是情不自禁地找出来的,觉得自己一下子想起了他们时隔一个世纪的面孔。无疑,李先生和刘先生都是八十年代不可不说的人物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7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