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毛丹青的博客

滴水藏海 知识在线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毛丹青

毛丹青, 中国国籍。 北京大学毕业后进入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,1987年留日定居,做过鱼虾生意当过商人,游历过许多国家。2000年弃商从文,中日文著书多部。现任神户国际大学教授,专攻日本文化论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中国小说日文版书名趣谈  

2010-05-23 05:40:07|  分类: 情感风铃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 世界上恐怕没有比日文更打趣的语言了,这么说当然是针对中文而言,因为日文的汉字是从中文那儿拿来的,日文没能连锅端,结果支离破碎,把中文的汉字拆成假名,跟中文的偏旁较真儿,在中国人看来最多当“偏旁”使用的点和线,弄到日本人那儿个个意义丰满,精兵强将,绝对独当一面!

   比如;中文的三点水变成了日文50音图之一,同样的字符之于中日两种语言之中的待遇竟是天壤之别!

   对日文这类直接的感受莫过于看看中国小说的日文版书名,说是中国小说,因其包容海了去了,这里暂以当代中国小说为例。 王朔的中篇小说《许爷》翻译成日文时变成《北京无赖》,一模一样的汉字,日文也有“许爷”,但从字义相比,日文含意减半,压根儿就没有北京人常说“老大”那种感觉,日文最多就是一个“好老头”的意思,而且还是那种身体不太好,走路摇摇晃晃的老头!于是,优秀的日本翻译家石川郁女士根据王朔小说的神韵机智地改名为《北京无赖》,应该是符合日文语境的选择。

   贾平凹的著名小说《废都》日文版当年日本走红,涉及到如何翻译书名的时候,日本汉学家吉田富夫教授伤过脑筋,说这本小说译成《废城》好,还是译成《荒凉之都》好,一时拿不定主意,最后老学者干脆说;“废都都废成这个样子了,就这么办吧!” 结果贾平凹的小说书名按原样被译成日文《废都》,后来他的《土门》也按原书名处理。当然,这是聪明之举。相比之下,日本一批年青的翻译家遇到同样问题的时候,喜欢弄些花招儿。比如;韩寒的成名小说《三重门》译成日文竟然变成了《上海小子》,而且书名完全从英文读音模仿,写成《shanghai beat》,如果按英文字义上说,beat是打点,或者节拍的意思。

   《三重门》听上去成了一支不伦不类的乐队!对此,日本汉学家,余华和苏童小说的翻译者饭冢容教授提出过批评,认为日文译者未能认真考虑过韩寒小说所描写的中国考生的现状!类似这样的译名还有棉棉的《糖》、春树的《北京娃娃》,书名上都做了一些奇怪的手脚。

   日文虽然使用同样的汉字,但很多情况下的意思不同,这给日本翻译家带来了一个思考的空间,有时也是一个再创造的机会。莫言的长篇小说《生死疲劳》这个月日文版分上下两卷隆重面世,书名改成《转生梦现》,同样四个汉字,但视觉上的冲击力完全不同。“疲劳”的字形与日文的发音都是一种气喘吁吁,往外呼出的感觉,而“梦现”的发音为mugen,是闭上双唇,拥有一种往嘴巴里送气的充实感!加之,日文发音mugen也可以写成“无限”,使书名醒目,跃然纸上!

   除此以外,还有两个有趣的例子。苏童小说《蛇为什么会飞》翻译成日文,书名变成了《飞不起来的龙》,想必日本译者觉得只有“龙”才能代表中国,而“蛇”是日本神话里最妖艳的传说动物,表达中国也许有点儿牵强。陈染小说《私人生活》翻译成日文还是原名,但有趣的是在这个书名的左上方却用假名大写了一把private life,日本出版商的企图也许是想削弱书名汉字的冲击力,并以此讨好年青的读者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79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