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毛丹青的博客

滴水藏海 知识在线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毛丹青

毛丹青, 中国国籍。 北京大学毕业后进入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,1987年留日定居,做过鱼虾生意当过商人,游历过许多国家。2000年弃商从文,中日文著书多部。现任神户国际大学教授,专攻日本文化论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一位老人让我课堂上的学生闭嘴了!  

2011-06-26 08:29:02|  分类: 东瀛天窗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前些年,我在京都的立命馆大学担任了一个《都市与农村》的专题讲座,主要讲采访许多乡村的实际感受,所谓“乡村”,一大半是日本的乡村。任期半年,课时14节,每节90分钟。

   除了日本的国家节假日和我回国出差不得不休讲以外,大致上每周一次。上课的当天,一般都提前去大学,喜欢到图书馆埋进一堆大学生当中,读读书,读书读累了,哪怕打个盹儿也感觉年轻。

  无论哪个国家,中国也好日本也好,但凡是个大学,基本上都是青春的象征!

  有时看看一些老教授走路,看上去,他们走在校园里显得轻,走到校外的大街上,脚步就显得重!这或许是我个人的错觉。

  有一天跟往常一样去了大学,分明是5月天却弄得跟7月的气温一样,天气预报说京都市内的温度已经高达32度,天气越来越不正常。我走进了教室才发现中央空调还没有打开,坐满100多个学生的教室像蒸笼一样。

  加之,教室并不是阶梯教室,每个学生差不多都是肩并肩地坐着,贴身的距离变成室内升温的一大要素。

  跟教务部门商量,问问可否打开空调,回答说;“眼下还不行!” 据说,日本政府正提倡节能,校方使用空调不仅要设定季节的限制,而且每天的时间也要被锁定,不可任意使用。看来,提前热起来的老天偏跟我们作对不可!

  学生开始抱怨了,尽管我拿着麦克风跟大家解释,但看上去听我解释的学生并不多,教室里叽叽喳喳,有些混乱。我让一位坐在窗边的学生打开窗户,可没想到窗户一打开,全是外面施工工地上的吊车的轰鸣,噪声四起,越发叫人觉得热,热得闹心,而且,烦!

  教室里的上述状态持续了几分钟。说老实话,我也不愿怪罪学生,正想用委婉的词儿说服一下他们,这时,教室的门突然打开了。

  一位老人满头大汗,两手扒在一架电动双轮车上,他的头略微昂起来,向我也向教室里的学生致意,然后跟在双轮车的后面,两腿缓慢地往前迈,一步一步,看上去不是很习惯的样子,走起来也很吃力。有位女学生站起来要帮老人一把,但他笑笑谢绝了,仍然坚持自己走。

  教室里的叽叽喳喳嘎然停止了,包括我在内,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老人的身上。在我们看来,老人也许是步履艰辛,但他的表情没有一丝苦痛,尽管汗水在流,一直留到了他的胡须上。

  他坐到了前排,用眼光告诉我他的手里有一张给我的纸条,我赶紧走上去接过来,打开才知道这张纸条是写给我的,同时也是写给同学们的。于是,我拿起了麦克风说;“同学们,老人给了我一张纸条,现在念给大家听一下。”

  我稍微停顿了一下,开始念;“毛先生,我叫中川平三郎,今年73岁,从小是养牛的,我乡村里的家还有20头牛。我很早就失去了太太,她得病去世了。我们有个女儿,她是一个很棒的畜牧兽医,可我两年前得了帕金森病,弄成现在这个寒碜样子,话也说不出来,真是难为情。我晚年不会太长,但就是想听乡村的事情,所以我才上了这所大学当旁听生。不知道能坚持多久,但我会咬牙拼命坚持的。给先生给同学们添了麻烦,还请多多包涵。拜托了!”

  念完了这张纸条,我发现教室里是相当安静的,再没有哪位同学因为天热而抱怨,也没有哪位同学因为空调不开而嘟囔!教室的窗户是关上的,大家流了汗。

  一直到我上完这节课,整个教室还是安静的,安静到了近乎异常的地步!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09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