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毛丹青的博客

滴水藏海 知识在线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毛丹青

毛丹青, 中国国籍。 北京大学毕业后进入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,1987年留日定居,做过鱼虾生意当过商人,游历过许多国家。2000年弃商从文,中日文著书多部。现任神户国际大学教授,专攻日本文化论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写给最让我敬重的日本汉学家   

2013-08-02 18:01:40|  分类: 情感风铃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京都大学名誉教授,竹内实先生是我最敬重的日本汉学家。我之所以这么说,是因为他很神,给人一种腾云驾雾的感觉。与先生的结识大约是在20多年前一个京都汉学家的聚会上,当时我还是个商人,专做鱼虾之类的海鲜生意,去过很多国家,而且还上过远洋渔船,考过海员证。有回从澳大利亚返回日本时,带了很多大虾,用英语说是“KING”尺寸那么大的。我开了一辆小卡车为当时结识的汉学家们送货,送到竹内实家时,正好是黄昏,先生好像不在家,我只好等在门口。小卡车也先熄了火。

 

  竹内先生的家靠近银阁寺,也是著名的“哲学小路”最西头。没等多久,就看见先生径直走来,他一边跟我说“对不起”,一边脚下生风,犹如一丝晚霞中的清风,瞬间之内已经移动到了我的身后。这时,我急忙告诉他我的来意,生怕他会变成另外一丝清风,顿时会消失。

 

  我说:“大虾是KING!最大尺寸,专此赠送。” 听罢,竹内先生问我:“KING也能形容虾的大小?”

  “百分之百可以”我回答后,暂且收住。稍后,竹内先生开口了:“那KING尺寸的虾一定是瞎说的瞎吧。”

 

  说完,先生自己大笑起来,原本是一张童颜的面孔也变得闪闪发光。其实,与先生的交往有很多这样的细节,如果积累起来,也许能出本小册子。

 

  我记得有一年的秋天,竹内先生主持了一个日本茶会,场面很大,他特意邀请我参加。地点在京都的法然院,山门被绿树环抱,石板台阶很高,从山门外看不见内部的世界,就像与世隔开一样。不过,当我跨过台阶上最高一块门槛的时候,眼前忽然一亮,只见院内的枯山水旁站着竹内先生,他笑得很灿烂,与来客一一握手致意。

 

 竹内先生曾见过毛泽东,他在文章里回叙时写道:“握手时,他的手实在太柔软了,我的内心很是一惊。”  

  其实,竹内先生的手也是柔软的,这是我跟他握手时的感觉,同时也让我想起了他上述的描绘。不用说,先生是文人,很有雅儒的风采。他跟我说:“因为你上回送了我‘King虾’,所以今天我要送你茶,但茶是没有‘King’的。”他的汉语说得流利,细声细语,很萌很治愈。

 

  另外还有一件事更能显示竹内先生的飘逸。1999年,莫言首次访日,在神户市内做公开讲演,当时我是他全程的随行翻译。讲演结束后,竹内实先生请我们吃饭,席间,他突然站起来说:“中国将来如果有人能获诺贝尔文学奖的话,我觉得这个人应该是莫言,而且在我活到90岁的时候能获得。不过,如果我活不到90岁的话,这个奖就很难说花落谁手了。”

 

  今天下午惊悉竹内实先生病逝,享年90岁,而莫言是去年获得的诺贝尔文学奖,正值竹内实先生89岁,完全应验了他10多年前所说的话。换句话说,他是在看到中国国籍的作家首次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后才与世长辞的。顺颂,合掌。南无阿弥陀佛。

 

  照片是我拍的,地点是1999年的神户市内。从左一,已故竹内实先生,莫言和吉田富夫教授。

 

写给最让我敬重的日本汉学家 - 毛丹青 - 毛丹青的博客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02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